祗柒_

成败一萧何,生死两妇人。
我爱信信,也希望更多人喜欢他。

一篇乱七八糟的个人回忆

和尚不是个正经和尚,穿着破阵子却配了个问初心的头冠,戴上斗笠就是秃驴,摘下斗笠又有头发,就这么不厌其烦的天天表演给我看。
我俩是第一批入坑开荒的少侠,刚认识他那会儿服务器等级卡在72,他氪金修为5000+,我是个辣鸡爆肝玩家,修为将近四千二,排行榜里算前上游。
论剑我俩不打不相识,他也不嫌弃我,带我打本刷日常提升修为;开红到处杀人最后被华山一群醉酒义士群殴进监狱,每次都是十个小时起步,全靠好哥们劫狱,监狱常客个个都认识我俩,每天都是恶贯满盈,我们错了下次还敢。
结义还带了我两个好哥们,一个武当一个暗香,暗香修为低装备烂,但技术是真的好。三人打本天下无敌,侠士薛家庄九死一生我一枕华胥力挽狂澜,后来才知道原来天冰他对象和他吵架把他游戏装备全分解了才不得不过来重新打的。
我们闲的没事的时候就休闲旅游拍照,云梦汤池是我们的社交圣地,每天都人满为患。总有小姑娘问他要不要情缘,这时候他就把我推出来说这是他对象,对不起了啊小姐姐。每次解决后和尚都会说我反正没对象,帮他挡个烂桃花也没啥的。
直到那一天和尚把装备全卸掉带着我飞了最后一次大佛。
飞到佛手心上他停下了,我说这回怎么不飞到头顶了?他告诉我他马上要退游了,怎么说都是个少林,不能临走了还对佛祖这么嚣张;再说了他还给我和结义的两个兄弟祈了福,飞到佛像头顶上说不定就不灵了。
我没说话。
他接着说,让我帮他闯完他没看够的江湖,不要总在一个秃驴上吊死,多交些朋友,不要偷懒,帮贡不要再用来买木槿花送人了,要拿来提升帮派技能。又说还有天冰和卫衣默陪着我呢,让我不要孤单,记得想他。
那句喜欢你我到最后也没说出口,就那么扼杀在了喉咙里。
再后来我遇见了另一个和尚,是个大咸鱼王,我和他玩的挺开心的,他还把他情缘介绍给我认识了,是个很好看很温柔的云梦师妹。
我还认识了一个暗香成女,我俩抱来抱去最后加了qq互相了解,了解了解着她就成了我老婆,我们经常一起打游戏。
在芳菲林我和她曾经有一场婚礼,可当时邀请的人太多了,多到把十二线全都挤爆,最后不欢而散不了了之,第二天又在云梦三生石重新结了一次,只邀请了伴郎伴娘司仪还有亲友。
那时候祝福我们的,看热闹的和参与的人我都一一加了好友,大家都混熟了,走在哪都能看见熟悉的ID。
我们还有三个儿子,都是小和尚,二儿子小佛咪天天黏着我,我也最喜欢他,以至于后来回坑阴阳师养的最喜欢的一只猫也叫小佛咪。
结果这样我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今年二月份a游了。我老婆比我退的晚,她退游的时候我们那些朋友还都好好的。
几周前我又忍不住把它下回来了,秉持着一丢丢的期待上了线,点开列表,所有熟悉的,陌生的,一起浪过的,嬉笑怒骂过的,美好的和失望的记忆全都没有了。
只留给我一排灰色的头像。
修为榜我已经排到倒数,帮派也落魄濒临解散,汤池变得冷冷清清,人们再也不记得很久以前那场梦一样的婚礼了。
寒衣节活动我天天把那个传音玉石拿出来召唤和尚的虚影,就在那看着他发一天呆。他a游的时候刚把一身破阵子升成醉红尘,还挺好看,现在全卸下来丑不拉叽的;和衣服格格不入的头冠也拿掉了,就剩个戴斗笠的秃头在那里闪闪反光。
可惜不管我怎么点那团幻象,他都不会再回我一个字了。

我明白他看不见这篇废话,但我还是想让他知道,有个云梦一直记得他,从来没忘过。

【求kkk】我他妈不打码了   我要挂死这个傻逼。

他昨天晚上找我画画   说同学一场就别收钱了吧   我他娘的画了五年了不管是谁都收钱    我还给他打了最低折   干脆亏本到家了    完了这狗逼玩意没吱声   我就给他画了   完后翻脸不认账    说我画的不值那些个钱
今天我跟他讲道理   说他不应该说我画的画不值钱    这个野人还骂我脑子有病。
怪不得他成绩倒数蹲级三年,都是成年人了除了长得高点一无是处。我是觉得计较十块钱我自己掉面子   哪是给他道歉?真自作多情。
头次见这么不要脸的。

我终于勤快起来了。
这是昨天画的hhhhhhhhhh今天刚画完

我靠我靠我靠我粉的太太关!注!我了!!!

我该怎么表示这份激动喜悦嗷嗷嗷嗷嗷
(跳楼.gif)

傍晚的夏风带着点凉丝丝的感觉,不至于太闷热,又觉得慵懒的像只猫儿,连穿堂风都不愿意太过用力的吹。有时它还带着点楼下小摊里炸鸡柳和凉皮的味道,直直地撞进鼻腔里,说香也不香,说难闻也不难闻,寡淡寡淡的,有点像盐放少了的汤。

工作单018——忘羡同人图。
不可用。

屯下图。方便找。

大家好这是我老婆和我。

借用滤镜

青丘劫

媳妇er生贺文  她吃白信啦...
emm别打我我等下还要跳回信庄坑里的。
渣文笔注意  意识流注意
以及想看糖的爸爸们自行移步  我怕被打XD

————————

到处都是红。染遍了青丘的山,青丘的水,如血蝶飘飞,最后紧紧吸食着青丘古树上桃花的蜜,旋转着掉落,零散成泥。

韩信这辈子再不想看见这红色。

千年前蚩尤与黄帝一战,狐随蚩尤,龙属黄帝,本来交好的两族硬生生变成了仇敌。

战无不胜的将军率领族内万条白龙,七日便将青丘屠了个干净。仅留了一条九尾狐,是白龙将军亲手放走的——为此韩信被关了四百年禁闭,待到人间早已改朝换代时方才出来。

而如今他却回来了,来索了灭族仇人的性命。

韩信闭了眼,轻呵一声。

“只要他乐意,拿了我这条命又怎么样。我欠他的,总要还。”

“只不过就算杀了我,他也还是恨着我的罢。”

门开了,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撞入眼帘。手里依旧是那柄青莲,蓝色剑身嗡嗡作响,涌动的杀气近乎将他千刀万剐。

“这千年想必过得十分快活吧,龙君。”

“五帝时一战将军威震四方,屠尽青丘不用十日,定是一路升官加爵,封赏无数。”

如果说他的剑逼得白龙冷汗直流颤抖不已,那么他的话就像抹了毒的刀,狠狠刺入他心脏剜出一个洞,带着噬骨的滋味逼得他将将喘不过气来。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他除了老病都占了个尽。

“...狐狸,我和青丘,究竟哪个在你心中份量更大?”

三尺青莲自成锋,深深涌入血肉之中,扬起的血花铺了一地。

恍惚间想起,多少个午后的树下,他们一起喝酒数花,舞剑耍枪,度过了仿佛梦境却又真实的一千七百年。

那时落到韩信发间的桃花,也是一样的艳红——和青丘覆灭时的桃花,一样的红。

韩信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了这红色。

“嗤...说笑罢了。”

李白盯着倒在地上的韩信看了良久,接着他笑了。抬起头,竟是笑得泪流满面。

废话,你和青丘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若我不是青丘族长......

我现在定是抛下恩怨带你远走高飞,管他劳什子的蚩尤黄帝,管他劳什子的青丘子民。

可惜造化弄人,偏偏我生来九尾,你天资禀赋。

青莲剑又染了血,干涸的和新鲜的混在一起,竟是看不出深浅了。

闲的没事糊了一树李花。
配字第一行来自 @傻白甜爱好者 太太的文
太太文笔真的帅炸而且更新巨快了  我要吹吹她。
抱歉喔没有征得您的同意擅自就摘抄了这句  字还是丑的。希望不要生气qwq【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