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柒_

成败一萧何,生死两妇人。
我爱信信,也希望更多人喜欢他。

青丘劫

媳妇er生贺文  她吃白信啦...
emm别打我我等下还要跳回信庄坑里的。
渣文笔注意  意识流注意
以及想看糖的爸爸们自行移步  我怕被打XD

————————

到处都是红。染遍了青丘的山,青丘的水,如血蝶飘飞,最后紧紧吸食着青丘古树上桃花的蜜,旋转着掉落,零散成泥。

韩信这辈子再不想看见这红色。

千年前蚩尤与黄帝一战,狐随蚩尤,龙属黄帝,本来交好的两族硬生生变成了仇敌。

战无不胜的将军率领族内万条白龙,七日便将青丘屠了个干净。仅留了一条九尾狐,是白龙将军亲手放走的——为此韩信被关了四百年禁闭,待到人间早已改朝换代时方才出来。

而如今他却回来了,来索了灭族仇人的性命。

韩信闭了眼,轻呵一声。

“只要他乐意,拿了我这条命又怎么样。我欠他的,总要还。”

“只不过就算杀了我,他也还是恨着我的罢。”

门开了,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撞入眼帘。手里依旧是那柄青莲,蓝色剑身嗡嗡作响,涌动的杀气近乎将他千刀万剐。

“这千年想必过得十分快活吧,龙君。”

“五帝时一战将军威震四方,屠尽青丘不用十日,定是一路升官加爵,封赏无数。”

如果说他的剑逼得白龙冷汗直流颤抖不已,那么他的话就像抹了毒的刀,狠狠刺入他心脏剜出一个洞,带着噬骨的滋味逼得他将将喘不过气来。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他除了老病都占了个尽。

“...狐狸,我和青丘,究竟哪个在你心中份量更大?”

三尺青莲自成锋,深深涌入血肉之中,扬起的血花铺了一地。

恍惚间想起,多少个午后的树下,他们一起喝酒数花,舞剑耍枪,度过了仿佛梦境却又真实的一千七百年。

那时落到韩信发间的桃花,也是一样的艳红——和青丘覆灭时的桃花,一样的红。

韩信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了这红色。

“嗤...说笑罢了。”

李白盯着倒在地上的韩信看了良久,接着他笑了。抬起头,竟是笑得泪流满面。

废话,你和青丘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若我不是青丘族长......

我现在定是抛下恩怨带你远走高飞,管他劳什子的蚩尤黄帝,管他劳什子的青丘子民。

可惜造化弄人,偏偏我生来九尾,你天资禀赋。

青莲剑又染了血,干涸的和新鲜的混在一起,竟是看不出深浅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