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柒_

成败一萧何,生死两妇人。
我爱信信,也希望更多人喜欢他。

一篇乱七八糟的个人回忆

和尚不是个正经和尚,穿着破阵子却配了个问初心的头冠,戴上斗笠就是秃驴,摘下斗笠又有头发,就这么不厌其烦的天天表演给我看。
我俩是第一批入坑开荒的少侠,刚认识他那会儿服务器等级卡在72,他氪金修为5000+,我是个辣鸡爆肝玩家,修为将近四千二,排行榜里算前上游。
论剑我俩不打不相识,他也不嫌弃我,带我打本刷日常提升修为;开红到处杀人最后被华山一群醉酒义士群殴进监狱,每次都是十个小时起步,全靠好哥们劫狱,监狱常客个个都认识我俩,每天都是恶贯满盈,我们错了下次还敢。
结义还带了我两个好哥们,一个武当一个暗香,暗香修为低装备烂,但技术是真的好。三人打本天下无敌,侠士薛家庄九死一生我一枕华胥力挽狂澜,后来才知道原来天冰他对象和他吵架把他游戏装备全分解了才不得不过来重新打的。
我们闲的没事的时候就休闲旅游拍照,云梦汤池是我们的社交圣地,每天都人满为患。总有小姑娘问他要不要情缘,这时候他就把我推出来说这是他对象,对不起了啊小姐姐。每次解决后和尚都会说我反正没对象,帮他挡个烂桃花也没啥的。
直到那一天和尚把装备全卸掉带着我飞了最后一次大佛。
飞到佛手心上他停下了,我说这回怎么不飞到头顶了?他告诉我他马上要退游了,怎么说都是个少林,不能临走了还对佛祖这么嚣张;再说了他还给我和结义的两个兄弟祈了福,飞到佛像头顶上说不定就不灵了。
我没说话。
他接着说,让我帮他闯完他没看够的江湖,不要总在一个秃驴上吊死,多交些朋友,不要偷懒,帮贡不要再用来买木槿花送人了,要拿来提升帮派技能。又说还有天冰和卫衣默陪着我呢,让我不要孤单,记得想他。
那句喜欢你我到最后也没说出口,就那么扼杀在了喉咙里。
再后来我遇见了另一个和尚,是个大咸鱼王,我和他玩的挺开心的,他还把他情缘介绍给我认识了,是个很好看很温柔的云梦师妹。
我还认识了一个暗香成女,我俩抱来抱去最后加了qq互相了解,了解了解着她就成了我老婆,我们经常一起打游戏。
在芳菲林我和她曾经有一场婚礼,可当时邀请的人太多了,多到把十二线全都挤爆,最后不欢而散不了了之,第二天又在云梦三生石重新结了一次,只邀请了伴郎伴娘司仪还有亲友。
那时候祝福我们的,看热闹的和参与的人我都一一加了好友,大家都混熟了,走在哪都能看见熟悉的ID。
我们还有三个儿子,都是小和尚,二儿子小佛咪天天黏着我,我也最喜欢他,以至于后来回坑阴阳师养的最喜欢的一只猫也叫小佛咪。
结果这样我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今年二月份a游了。我老婆比我退的晚,她退游的时候我们那些朋友还都好好的。
几周前我又忍不住把它下回来了,秉持着一丢丢的期待上了线,点开列表,所有熟悉的,陌生的,一起浪过的,嬉笑怒骂过的,美好的和失望的记忆全都没有了。
只留给我一排灰色的头像。
修为榜我已经排到倒数,帮派也落魄濒临解散,汤池变得冷冷清清,人们再也不记得很久以前那场梦一样的婚礼了。
寒衣节活动我天天把那个传音玉石拿出来召唤和尚的虚影,就在那看着他发一天呆。他a游的时候刚把一身破阵子升成醉红尘,还挺好看,现在全卸下来丑不拉叽的;和衣服格格不入的头冠也拿掉了,就剩个戴斗笠的秃头在那里闪闪反光。
可惜不管我怎么点那团幻象,他都不会再回我一个字了。

我明白他看不见这篇废话,但我还是想让他知道,有个云梦一直记得他,从来没忘过。

评论(1)

热度(4)